当前位置:
    主页 > 沈抚同城 >
省直管县的浙江模式为什么最终失败?
发布时间:2020-11-17 02:42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浙江省是全国最先全面推行财政“省管县”的试点省份,多年来对为强大浙江省的县域经济做出巨大贡献。但是最近几年,浙江省的省管县优势似乎已经发展到了极限。 与浙江省或明或暗角力的邻居江苏省,作为与辽宁省同为全国“市管县”试点省份,发 展后来居上远远快过了浙江省。如今江苏省不仅全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超过了浙江省人 均,而且江苏省仅凭苏南5市就力压整个浙江省的经济产值,工业规模和效益更是远在 浙江全省之上。近期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的获批,对浙江省形成强烈的冲击。这不得 不让浙江省开始深刻反思省管县的局限性。 5月13日,本报从权威渠道独家获悉,绍兴市下属绍兴县将变更为“柯桥区”,目前方案已上报。 就在日前,湖州长兴县“撤县并区”的设想引发当地激烈反对后,已被“暂缓”,但湖州市委有关领导则向本报表示长期可能难以避免。“从县域经济转向都市圈经济、城市经济,我个人认为这会是浙江未来城市化的基调。”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顾益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据本报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已批准10个地区“撤县设区”、新设区或并区。 尤其是浙江“邻居”江苏,2009年撤南通通州市改为区、2012年撤苏州吴江市为区、2013年撤南京溧水县、高淳县为区都已成事实,更是对浙江形成冲击,“而且近期苏南现代化建设示范区规划刚获批,浙江也不甘落后。”浙江大学教授陈建军分析道。 但区别于江苏“市管县”的是,浙江十多年一直实现“省管县”(包括财政和县长、的任免等),县域经济强大、中心城市反而不强的问题日益突出,碎片化带来的竞争力弱化趋势明显,县、市之间的矛盾也日益突出。 经济强县期待“撤县设市”,而中心城市谋划“撤县设区”的分化体系明显。也正因此固化的利益格局,浙江“撤县设区”的实践过程显然难度更大。与此同时,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从2003年到2008年,作为浙江经济的重要支柱,县域经济占全省比例从68.42%下降到62.9%。“因此这些年,浙江省也在反思‘省管县’的弊端。”陈建军指出,不论是“中心镇”试点小城市还是城市群发展,都需要中心城市带动,而调整行政区划是目前最容易的操作。这个调整中,必然触及双方利益,因此为尽量减少阻力,浙江省的原则是财政体制不变 ,如已经“撤市设区”10多年的杭州萧山、余杭。 对此,不少人质疑,既然都不变,“撤县设区”对中心城市又有何意义?陈建军指出,尽管财政体制不变,但规划建设、同城化会有较大裨益,“站在宏观层面,萧山、余杭这10多年发展很快,周边城市与其差距逐渐拉大。”既然统一起来做强做大更利于当地经济发展,当初的萧山、余杭,如今的长兴、绍兴为何反对声音如此大?且传闻“撤县设区”多年都未能实现? 陈指出,中国体制中,反对更多来自于官场,任何一个地方领导都会有“土皇帝”思维已不足为怪,“这也是我们区域规划的主要障碍之一。”且这场博弈中,“财政体制不变只是个过渡手法,最终还是会划归市管,但对这些经济强县而言,短期痛苦,长期却还是有好处的。” 接近浙江省高层人士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