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公益文体 >
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
发布时间:2020-03-31 09:31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_教育学/心理学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 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 古人很早就注意到各种文体的特点。例如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 “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 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词赋欲

  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 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 古人很早就注意到各种文体的特点。例如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 “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 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词赋欲丽。 ”他的意思是说:奏议应该做到雅,雅就是善於运用经典;书信和论说 应该做到理,理就是条理明畅;铭诔应该做到实,实就是切实而不浮夸;诗赋应该做到丽,丽就是敷陈 辞藻。此外,陆机《文赋》刘勰《文心雕龙》也讲到各种文体的特点, 《文心雕龙》的前二十五篇,可以 说是当时论述文体的集大成的著作。后人讨论文体的著作还很多,这里不一一列举了。 姚鼐《古文辞类篹》把文章分为论辨、序跋、奏议、书说(shuì)、赠序、诏令、传(zhuàn)状、碑志、 杂记、箴铭、颂赞、辞赋、哀祭十三类。现在我们按照这十三类大致谈谈各种文体的特点。 1.论辨类就是论说文,包括哲学论文、论文、史论、文论等。先秦诸子书,一般都可认为论文 集。单篇论文则以贾谊《过秦论》为最早。论辨类或者是发表自己的主张,阐明一个道理(论) :或者是 辨别事理的是非,驳斥别人的言论(辨) 。举例来说, 《淮南子》是论,而《论衡》则是辨; 《过秦论》是 论,而《神灭论》则是辨。 2.序跋类是一部书(或一篇文章)的序言或后序。序(叙)是一般的序言,放在书的前面;跋则放 在书的后面,即后序。上古时代的序都是放在后面的。有人认为《庄子·天下》篇就是《庄子》的序。 至於《淮南子·要略》篇, 《论衡·自纪》篇, 《史记·公自序》《汉书·叙传》等,更显然都是序 , 言,它们都是在书的后面。 《说文解字》的叙也在后面。后来像萧统《文选》等书,序文才移到前面。 3.奏议类是臣子上给皇帝的书信,包括《文心雕龙》所说的章表、奏启、议对三类。 《文心雕龙·章 表》篇说: “章以谢恩,奏以按劾,表以陈请,议以执异。 ”可见较古的时候(汉代)四者是有分别的; 后来逐渐变为没有多大分别了。此外还有疏、上书、封事。疏的本意是条陈(逐条陈说) ,封事是预防泄 漏的意思,是一种秘密的奏议。 对策(简称策) ,是奏议的一个附类。 《文心雕龙·议对》篇说: “对策者,应诏而陈政也。 ”这是应 举时由皇帝出题目,写在简上,叫做策问;应举者按题陈述自己的意见,叫做对策。汉代晁错、董仲舒 都以对策著名。 4.书说类包括书和说。书指一般的书信,说大多是游士说别国人君的言词。 5.赠序类是一种特殊的文体。古人有所谓“赠言” 。到了唐初,赠言才成为一种文体,叫做“序” 。 韩愈所作的赠序最多,也被认为最好。 6.诏令类是皇帝对臣下的书信。诏令和奏议本来都是书信,但因封建时代最高统治者被认为与一般 人不同,所以臣子给皇帝的书信叫奏议,皇帝给臣下的书信叫诏令。 皇帝下达的文书还有“制” “诰”等等,这里没有必要细说。 檄(xí),是诏令的一个附类。它被用来晓谕、或者用来声讨罪恶。檄,不一定是皇帝发出的;有时 候,也可能是敌国互相声讨,或者是所谓“讨贼” 。由於封建社会很少正义战争,互相攻击的人往往是一 丘之貉,所谓檄就往往是强词夺理,或者是捏造事实。 7.传状类是记述个人生平事迹的文章,一般是记述死者的事迹。传指传记,状指行状。传来源於《史 记》 《汉书》 。拿《史记》来说, 《项羽本纪》《孔子世家》《淮阴侯列传》《魏其武安侯列传》等,都应 , , , 该属於传(注:姚鼐以为正史的传不算传状类,所以《古文辞类篹》只收韩愈《圬者王承福传》 、柳宗元 《种树者郭橐驼传》等。那是错误的。。 )“行状”又称“行述” “行略” “事略”等。行状本来是提供礼官 为死者议定谥号或提供史官采择立传的。又,请人写墓志铭碑表之类(见后) ,也往往提供行状。有的行 状实际上就是一篇很好的传记,柳宗元的《段太尉逸事状》被认为是传状类的名篇(注:徐师曾《文体 明辨》说: “逸事状则但录其逸者,其所已载,不必详焉,乃状之变体也。) ”。 传奇小说,如《霍小玉传》《李娃传》《莺莺传》等,可归入传状一类。 , , 8.碑志类包括碑铭和墓志铭。碑铭的范围颇广。有封禅和纪功的刻文,例如秦始皇《泰山刻文》 ,班 固《封燕然山铭》 ,韩愈《平淮西碑》等。有寺观、桥梁等建筑物的刻文,例如王简栖《头陀寺碑文》 , 韩愈《南海神庙碑》等。此外还有墓碑,这是纪载死者生前事迹的,文章最后有铭(韵语) 。封建时代大 官的墓碑是树立在墓前道路(神道)上的,所以叫做神道碑,官阶低的则树立墓碣。碑碣的文体没有什 么差别,只是碑碣本身的形制有所不同(注: 《唐六典》卷四载碑碣之制说: “五品以上立碑,螭首龟趺 (碑首盘螭,碑座龟形) ,趺上高不过九尺。七品以上立碣,圭首方趺(碣首圭形,碣座方形) ,趺上高 不过四尺。若隐论道素,孝义著闻,虽不仕亦立碣。 ”明代三品以上立神道碑。。此外还有一种墓表,无 ) 论死者入仕与否都可以树立。墓表也是立在神道上的,所以又称为神道表。墓表一般没有铭(韵语) 。 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 墓志铭(墓志)也是纪载死者生前事迹的,前有志,后有铭。它一般是两块方石,一底一盖,底刻 志铭,盖刻标题(某朝某官某人墓志) ,安葬时埋在墓圹里,据说是防备陵谷变迁,以便后人辨认的,所 以后来又称为埋铭、圹铭、圹志等。 9.杂记类包括除传状、碑志以外的一切记叙文。有刻石的;有不刻石的。刻石的如柳宗元的《永州 韦使君新堂记》 ;不刻石的如柳宗元的山水游记。杂记文的特点是叙事,但唐宋古文家的杂记往往是叙中 夹论;像苏辙的《快哉亭记》 、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则是议论多於记事。 10.箴铭类是用於规戒的文章,大多是用来戒勉自己的。刘禹锡的《陋室铭》属於这一类。 11.颂赞类是用於颂赞的文章,一般是对别人的歌颂和赞扬。韩愈的《子产不毁乡校颂》属於这一类。 12.辞赋类近似於长诗,可以抒情,可以咏物。本书第十二单元将有专文讨论。 13.哀祭类包括哀辞和祭文。二者都是哀吊死者的文章,但祭文则是设祭时拿来宣读的。 诔,就内容来说,是在碑志与哀辞之间的。 《文心雕龙·诔碑》篇说: “大夫之材,临丧能诔。诔者, 累也;累其德行,旌之不朽也。 ”由此看来,诔就很像碑志,只是不刻石罢了。颜延年作《陶徵士诔》 , 就是叙述陶渊明的德行的。后来诔和哀辞没有多大的差别。 以上十三类有些类的界限不是十分清楚的。就名称来看,有的是同名而异实:序跋的序和赠序的序 完全不同;座右铭的铭和墓志铭的铭也完全不同。就内容来看,有些作品可能跨类。例如贾谊的《论积 贮疏》虽属奏议类,但通篇是发议论,很像一篇论说文;韩愈的《送孟东野序》虽属赠序类,但通篇是 说理,也很像一篇论说文。扬雄的《解嘲》 ,萧统《文选》把它归入“设论”类, 《古文辞类篹》则归入 辞赋类,因为就内容说应该属论辨,就形式说则应该属辞赋。韩愈的《进学解》是仿照《解嘲》的体裁 的, 《古文辞类篹》也把它归入辞赋类。 我们不能机械地看待古人这种分类,因为这种分类还是不够科学的。同时,我们也不宜完全抹杀这 种分类,因为这种分类还是有一些客观根据的。 下面我们再从用韵的角度来看文体。辞赋、颂赞、箴铭、碑志、哀祭,这五类一般都是有韵的文章, 我们把它叫做“韵文” 。但是,有完全的韵文,有不完全的韵文。个别的也有完全不用韵的。五类用韵的 情况又各有不同,所以必须分别加以讨论。 1.辞赋类是完全的韵文,从头到尾都是有韵的(注:赋的前头如有序,序文当然不用韵。。所以古 ) 人往往把诗赋并称。班固《两都赋序》说: “赋者,古诗之流也”《文选》也把赋与诗放在一起(赋在诗 , 前) ,可见一向认为赋是接近诗的。姚鼐在《古文辞类篹序目》中说: “辞赋固当有韵,然古人亦有无韵 者。 ”这话不合事实。枚乘《七发》不完全用韵,正因为它不是纯粹的赋体。扬雄《解嘲》 ,韩愈《进学 解》等,基本上是用韵的,只不过稍有变通罢了。 2.颂赞类也是完全的韵文。虽然有些颂赞也容许有序(散文) ,如柳宗元的《伊尹五就桀赞》 ,但是 这种颂赞仍属韵文,因为韵语是全篇的主体。一般颂赞是没有序的,从头到尾都用韵,如韩愈的《子产 不毁乡校颂》 。 另有一种赞与颂赞的赞不同,那只是几句结论性的话,通常是四字一句,如《文心雕龙》每篇后面 的赞。但是,这种赞也是从头到尾用韵的。 3.箴铭类也是完全的韵文。刘禹锡《陋室铭》一开头就有韵,而且是以“名、灵、馨、青、丁、经、 形、亭”一韵到底。只有最后一句是不入韵的。 4.碑志类的情况稍有不同。封禅的刻文还是自首至尾用韵的。但是,纪功的刻文就不一定完全用韵, 特别是唐代以后,碑文往往是序长於铭,也就是散文部分长於韵文部分。如韩愈的《平淮西碑》有大半 篇幅是序。 墓碑和墓志铭的韵文部分更少(注:这是就唐以后的情况说的。 《文选》载有任昉所作的一篇墓志, 与此恰恰相反,那是一篇完全的韵文。。一般情况是叙述占了大部分的篇幅,略等於一篇行状,最后才 ) 是几句铭。试举欧阳修《徂徕石先生墓志铭》为例。全文千馀字,最后只有七十八个字的铭: 徂徕之岩岩,与子之德兮,鲁人之所瞻。汶水之汤汤,与子之道兮,逾远而弥长。道之难行兮,孔 孟亦云遑遑。一世之屯兮,万世之光。曰:吾不有命兮,安在夫桓魋与臧仓(注:桓魋(tuí),春秋时宋 国的司马, 曾欲杀孔子。 臧仓, 鲁平公嬖臣, 曾阻止鲁君见孟子。 ?自古圣贤皆然兮, ) 噫子虽毁其何伤? 墓志铭的铭也有不用韵的,如韩愈的《柳子厚墓志铭》 ,但那是很少的例外。 5.哀祭类是接近辞赋类的。 《古文辞类篹》把贾谊的《吊屈原赋》归入哀祭类, 《文选》认为《吊屈 古汉语通论(二十三)古文的文体及其特点 原赋》是“吊文” ,把它和“祭文”平列。祭文一般是完全的韵文,所以和辞赋是同一性质的(从语言角 度看) 。韩愈《祭柳子厚文》 ,除开头几句外,完全用韵。李翱《祭韩侍郎文》则自首至尾全部用韵。 祭文中长距离押韵,而且句子长短参差,这是宋人的一种风气。王安石《祭欧阳文忠公文》可以作 为代表。 祭文中也有完全不押韵的,这种情况极为少见。韩愈《祭十二郎文》便是一例。 祭文与哀辞(或诔)都可能有序。但是唐以后的祭文就不再有序;相反地,唐以后的哀辞一般都有 长序。因此,哀辞在形式上近似碑志。 除了以上五类之外,别的文体也可能用韵。比如柳宗元的《愚溪诗序》 ,就体裁说,是完全可以不用 韵的,但其中却有韵语: 以愚辞歌愚溪,则茫然而不违,昏然而同归。超鸿蒙,混希夷,寂寥而莫我知也。其中“违”和“归” 押韵, “夷”和“知”押韵(也可以认为四字一起押韵,算是支微通押) 。 此外,杂记中也经常可以见到一些押韵的情况。试看柳宗元《永州韦使君新堂记》中的一段: 始命芟其芜,行其涂。积之丘如,蠲之浏如。既焚既酾,奇势迭出。清浊辨质,美恶异位。视其植, 则清秀敷舒;视其蓄,则溶漾纡馀。怪石森然,周於四隅。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窍穴逶邃,堆阜突怒。 其中“芜”和“涂”押韵, “丘”和“浏”押韵(虚字前韵)“出” , (尺类切,读 chuì)和“位”押韵, “舒”“馀”和“隅”押韵, 、 “仆”和“怒”押韵。又如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一段: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 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至若春和景明, 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倾。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 里,浮光耀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 喜洋洋者矣!其中“霏”和“开”押韵(不完全韵)“空”和“形”押韵(不完全韵)“摧”和“啼” , , 押韵(不完全韵)“讥”和“悲”押韵, , “明”“惊”和“顷”“泳”“青”押韵(平仄通押)“璧”和 、 、 、 , “极”押韵, “忘”和“洋”押韵。这是自由式的韵文,它的押韵在有意无意之间,不受任何格律的约束, 所以可以用不完全韵,可以平仄通押,可以不遵守韵书的规定(如“讥”和“悲”押, “明”“惊”和“青” 、 押, “璧”和“极”押) 。其所以这样做,是使读者朗诵起来觉得有声调铿锵之美。 散文中夹杂着韵语的做法来源很远。先秦散文中就常常夹杂有一些韵语(参看本书第二册499-500 页) 。这种做法,是值得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