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会客厅》访美国硅谷银行集团CEO魏高思
发布时间:2019-03-01 11:50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2010年11月,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了美国硅谷银行集团CEO魏高思。在专访中,魏高思表示,硅谷银行只专注于为高科技初创企业服务。由于能够选择合适的合作对象,并积极跟随风投的选择目标,所以能够较好地控制投资风险。另外,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魏高思表示很欣慰,并希望能够永远在这个庞大市场同中国高科技初创型企业合作。

  网易财经:能否请您简要介绍一下硅谷银行(SiliconValleyBank,SVB)的基本情况?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硅谷银行至今已成立20年,那么我们主要关注的是高科技领域的初创型企业。我们公司90%的业务都是围绕着高科技初创型企业来展开的,另外还有10%的业务则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北部的酿酒产业。在高科技初创领域,我们同全球各地的企业都建立有合作关系。我们在选择合作对象时,往往会从它们还只是初创阶段就开始,并且直到它们发展成大型企业时,仍会保持合作关系。另外我想要说的是,我们也会同很多风投企业(VentureCapital)展开合作。很多风投企业都把我们当作是它们的基础银行,而我们也会对风投企业进行投资。目前,美国境内约有三分之二的风投企业都是我们的客户。当然,我们也同很多全球国家和地区的风投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同中国地区很多的风险投资基金也存在关联。在有些情况下,我们为基金提供,而在有些情况下,则是直接进行投资。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就我看来,主要存在以下几点区别:首先是,普通商业银行往往会同时关注多个领域,而据我所知,SVB是唯一一家只关注一个领域的银行,即高科技初创领域;第二,我们也是为数不多的几家愿意同初创型企业打交道的银行。这同普通商业银行相比也是存在很大区别的。我们相信,高科技领域的初创型企业会为全球高技术的革新带来独特的性作用,而秉承这种思想的商业银行即使从全球范围来看也只有寥寥几家。同时,SVB也并未开设零售业务,也就是说我们并不为消费者个人直接提供服务,我们只为公司级别的客户进行合作。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硅谷银行(SVB)主要业务就包括向高科技领域的初创型企业提供各类金融服务,而传统商业银行因考虑到其中的风险因素,往往不愿意同这类企业打交道。那么我想请问,SVB是如何把握和控制这些风险因素的?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们要想控制住这些风险因素,肯定是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并且会分别采取不同的措施。不过,在这里我主要想讲一下控制风险因素的三个基本原则:

  第一,是要选择好合作对象。举例来说,仅仅在美国境内,就有数十万家小型科技企业。但我想说的是,这其中几乎有90%的企业发展潜力非常有限,无法扩张成大型企业,而另外或许还有一万家科技企业,它们不仅发展速度极快,而且本身所存在的问题也相对较少,甚至有可能会获得风投企业的投资,并且对于经济形势的发展有着较大的影响。那么很显然,我们就会选择这类企业作为合作对象。当然,这对我们控制风险因素也是非常有益的。

  同时,我们的合作对象,也包括那些能够吸引风投公司进行投资的科技企业,并且我们还会为风投基金提供额外。这样一来,这些获得注资的企业就能够获得更快的发展速度。同风投企业进行合作,这也是我们控制风险因素的一种方法。因此,往往我们在美国境内的合作关系都包含有三个层面:风投企业、初创型企业以及我们公司本身。这种多层次的合作关系也有利于降低投资风险。

  同时,我们公司只关注高科技初创型企业。这种做法使得我们能够更加专注,并且在处理事情时经验充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方面也利于我们能够进行有效的风险管理。同时关注多个领域的商业银行,就无法有效做到这一点,因为单就从某个领域的经验以及专长而言,它们可能就无法取得我们银行这样的效果。

  网易财经:如您所说,选择合适的合作对象是非常重要的。那么贵公司在同一家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之后,如何能够确保会获得回报呢?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在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合作对象都是初创型企业,也就是说在初期是无法取得有效回报的,而我们往往需要通过大量投资、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才能在今后取得有效回报。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有十足的耐性。我们要时刻了解合作对象的发展状况。同时,我们还得接受这么一个事实:一家公司的发展肯定不会一帆风顺,而是会有起起伏伏,因此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保持好耐性,并且努力去为公司的发展创造出更好的条件。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合作对象只有在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我们的投入才开始取得回报。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两个方面的原因都有。首先,在三年前,我们就了解到了UPG这么一家企业。通过了解,我们发现这是一家发展潜力巨大的公司,他们的员工具有创造力,并且商业模式也相当好。因此我们坚信,若是进行投资就会取得巨大回报。同时,投资UPG对我们而言也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过程,因为要想在中国市场有效的开展业务,首先我们就要了解这个市场。不同的市场,有着不同的规律特点。通过同UPG之间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我们学到了有关中国市场的很多东西。当然,也在别的很多方面向UPG学到了不少东西。第三个原因是,通过同UPG建立合作关系,我们得以向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合作伙伴提供人民币,尽管目前我们还未能获得授权,但我们可以通过UPG来实现这一点。同时,我们也可以作为UPG的坚强后盾。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中国不仅地大物博,其地理面积同美国差不多,但人口数却是后者的四倍。除此之外,每年中国各所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人数是美国的十倍,这些工程师可以充实到高科技创新领域的各个产业,从而不断促进这些产业的发展。但目前其中有大约四到五个不同领域是发展速度最为迅速的,并且也代表了中国市场如今增长潜力最大的几个领域。比方说,清洁能源领域目前在中国市场就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我相信,仅仅需要几年时间,中国就能成为全球清洁能源领域的领先国家。在中国市场,移动平台领域也发展迅速,并且增长潜力巨大,而领域还包括电子商务。此外,云计算也代表着今后科技领域的发展方向。同时,在中国市场,发展迅速,并且增长空间巨大的高科技领域不只是局限在这几个领域,我们或许可以找到几十个这样的发展例子。

  网易财经:我们注意到,SVB已越来越关注中国市场,特别是同上海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不过我们知道,要想在中国获得金融授权是非常困难的,那么你们对此该如何做准备?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首先,我们认为中国市场是公司发展的一个重要机遇,特别是中国政府在宣布“十二五”规划之后,其已明确表明,中国要向高科技产业领域加大投入力度,进而改变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制造业的局面,这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转变历程。当然,我们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已有多年,并且我们希望永远都能够在这个庞大的市场同中国高科技初创型企业展开紧密合作。对于中国政府而言,这会是一个长期发展规划,但我们对公司在今后的发展路线也已做好准备。我们会不断加强同中国各级政府以及高科技初创型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更加努力地摸索中国市场的发展规律,制定出符合中国市场行情的发展措施,这样我们的商业运营模式以及运营方法才能有机地融入到中国市场当中。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中国的利率并不是以完全市场为引导,因此如果向中国市场的初创型企业提供,有可能存在较大风险,并且所获得的回报也有可能要少于投资。那么SVB是否有根据这个特点专门就中国市场的商业发展策略进行调整?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首先,我们要充分了解,中国市场的初创型企业到底需要哪些金融援助,我们肯定不能依照美国市场的情况,就照搬过来,因为两个市场的公司在很多方面做法都不相同。比方说二者在制定资产负债表这个问题上就完全不同,并且商业运作模式也是存在很多区别的。因此,要想满足中国客户的实际需求,我们要对相关政策做出调整。尽管这其中存在很多挑战和困难,但实际证明,这些措施也是可行的。我们能够在中国市场寻找到很好的合作伙伴,值得信赖的风投企业,并且通过积极建立互信机制,这样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得以更好的展开。这就是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策略,即积极寻找合作伙伴,并且通过风投企业,来不断适应中国市场创新领域发展的独特性。

  网易财经:在此之前,您提到过,中国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但实际上在中国市场,SVB也存在着很多竞争对手,其中包括国际性的大型银行以及中国国内的银行,那么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们之间更多的是合作关系,其次才是竞争对手关系。我们同很多银行之间都是互助关系。其次,在同初创型企业进行合作这个方面,同银行相比,我们要更有经验,因此我们能够得以提供更好的帮助。当然,中国国内的银行对于市场的了解以及中国企业的商业运转模式更为熟悉,因此我们双方能够进行有效互补。不过我想要说明的是,通常我们的业务领域都不会吸引到国际性大型银行的关注,不过是在美国还是在我们已开展业务的国家和地区,国际性银行往往都不会涉足我们的业务领域。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此前已就《巴塞尔协议Ⅲ》达成一致,并且对全球各类商业银行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资本充足率要求,那么您认为,对于美国地区那些尚未摆脱经济危机影响的银行而言,会带来哪些影响?

  硅谷银行CEO魏高思:就我们自身而言,SVB的资本充足率非常之高,实际上是全美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排名很靠前的几家银行之一。不管巴塞尔协定最终如何规定,我们都已做好充分准备。在经济危机期间,美国国内的很多银行都遭遇到了严峻挑战,因此,巴塞尔协定或多或少会对它们产生影响,要么有些银行需要通过融资来提高资本充足率以满足规定要求,要么有些银行需要通过合并来解决资本准备疲软的状况。因此我认为,新的协定颁布之后,美国国内的银行总数有可能会变少,但这些银行在抵御风险方面会变得更强。